《梁书·列传·卷三十》

  裴子野 顾协 徐摛 鲍泉

  裴子野,字几原,河东闻喜人,晋太子左率康八世孙。兄黎,弟楷、绰,并有 盛名,所谓“四裴”也。曾祖松之,宋太中大夫。祖骃,南中郎外兵参军。父昭明, 通直散骑常侍。子野生而偏孤,为祖母所养,年九岁,祖母亡,泣血哀恸,家人异 之。少好学,善属文。起家齐武陵王国左常侍,右军江夏王参军,遭父忧去职。居 丧尽礼,每之墓所,哭泣处草为之枯,有白兔驯扰其侧。天监初,尚书仆射范云嘉 其行,将表奏之,会云卒,不果。乐安任昉有盛名,为后进所慕,游其门者,昉必 相荐达。子野于昉为从中表,独不至,昉亦恨焉。久之,除右军安成王参军,俄迁 兼廷尉正。时三官通署狱牒,子野尝不在,同僚辄署其名,奏有不允,子野从坐免 职。或劝言诸有司,可得无咎。子野笑而答曰:“虽惭柳季之道,岂因讼以受服。” 自此免黜久之,终无恨意。

  二年,吴平侯萧景为南兗州刺史,引为冠军录事,府迁职解。时中书范缜与子 野未遇,闻其行业而善焉。会迁国子博士,乃上表让之曰:“伏见前冠军府录事参 军河东裴子野,年四十,字几原,幼禀至人之行,长厉国士之风。居丧有礼,毁瘠 几灭,免忧之外,蔬水不进。栖迟下位,身贱名微,而性不憛憛,情无汲汲,是以 有识嗟推,州闾叹服。且家传素业,世习儒史,苑囿经籍,游息文艺。著《宋略》 二十卷,弥纶首尾,勒成一代,属辞比事,有足观者。且章句洽悉,训故可传。脱 置之胶庠,以弘奖后进,庶一夔之辩可寻,三豕之疑无谬矣。伏惟皇家淳耀,多士 盈庭,官人迈乎有妫,棫朴越于姬氏,苟片善宜录,无论厚薄,一介可求,不由等 级。臣历观古今人君,钦贤好善,未有圣朝孜孜若是之至也。敢缘斯义,轻陈愚瞽, 乞以臣斯忝,回授子野。如此,则贤否之宜,各全其所,讯之物议,谁曰不允。臣 与子野虽未尝衔杯,访之邑里,差非虚谬,不胜慺慺微见,冒昧陈闻。伏愿陛下哀 怜悾款,鉴其愚实,干犯之愆,乞垂赦宥。”有司以资历非次,弗为通。寻除尚书 比部郎,仁威记室参军。出为诸暨令,在县不行鞭罚,民有争者,示之以理,百姓 称悦,合境无讼。

  初,子野曾祖松之,宋元嘉中受诏续修何承天《宋史》,未及成而卒,子野常 欲继成先业。及齐永明末,沈约所撰《宋书》既行,子野更删撰为《宋略》二十卷。 其叙事评论多善,约见而叹曰:“吾弗逮也。”兰陵萧琛、北地傅昭、汝南周舍咸 称重之。至是,吏部尚书徐勉言之于高祖,以为著作郎,掌国史及起居注。顷之, 兼中书通事舍人,寻除通直正员郎,著作、舍人如故。又敕掌中书诏诰。是时西北 徼外有白题及滑国,遣使由岷山道入贡。此二国历代弗宾,莫知所出。子野曰: “汉颍阴侯斩胡白题将一人。服虔《注》云:‘白题,胡名也。’又汉定远侯击虏, 八滑从之,此其后乎。”时人服其博识。敕仍使撰《方国使图》,广述怀来之盛, 自要服至于海表,凡二十国。

  子野与沛国刘显、南阳刘之遴、陈郡殷芸、陈留阮孝绪、吴郡顾协、京兆韦棱, 皆博极群书,深相赏好,显尤推重之。时吴平侯萧劢、范阳张缵,每讨论坟籍,咸 折中于子野焉。普通七年,王师北伐,敕子野为喻魏文,受诏立成,高祖以其事体 大,召尚书仆射徐勉、太子詹事周舍、鸿胪卿刘之遴、中书侍郎硃异,集寿光殿以 观之,时并叹服。高祖目子野而言曰:“其形虽弱,其文甚壮。”俄又敕为书喻魏 相元叉,其夜受旨,子野谓可待旦方奏,未之为也。及五鼓,敕催令开斋速上,子 野徐起操笔,昧爽便就。既奏,高祖深嘉焉。自是凡诸符檄,皆令草创。子野为文 典而速,不尚丽靡之词。其制作多法古,与今文体异,当时或有诋诃者,及其末皆 翕然重之。或问其为文速者,子野答云:“人皆成于手,我独成于心,虽有见否之 异,其于刊改一也。”

  俄迁中书侍郎,余如故。大通元年,转鸿胪卿,寻领步兵校尉。子野在禁省十 余年,静默自守,未尝有所请谒,外家及中表贫乏,所得俸悉分给之。无宅,借官 地二亩,起茅屋数间。妻子恒苦饥寒,唯以教诲为本,子侄祗畏,若奉严君。末年 深信释氏,持其教戒,终身饭麦食蔬。中大通二年,卒官,年六十二。

  先是子野自克死期,不过庚戌岁。是年自省移病,谓同官刘之亨曰:“吾其逝 矣。”遗命俭约,务在节制。高祖悼惜,为之流涕。诏曰:“鸿胪卿、领步兵校尉、 知著作郎、兼中书通事舍人裴子野,文史足用,廉白自居,劬劳通事,多历年所。 奄致丧逝,恻怆空怀。可赠散骑常侍,赙钱五万,布五十匹,即日举哀。谥曰贞子。”

  子野少时,《集注丧服》、《续裴氏家传》各二卷,抄合后汉事四十余卷,又 敕撰《众僧传》二十卷,《百官九品》二卷,《附益谥法》一卷,《方国使图》一 卷,文集二十卷,并行于世。又欲撰《齐梁春秋》,始草创,未就而卒。子謇,官 至通直郎。

  顾协,字正礼,吴郡吴人也。晋司空和七世孙。协幼孤,随母养于外氏。外从 祖宋右光禄张永尝携内外孙侄游虎丘山,协年数岁,永抚之曰:“儿欲何戏?”协 对曰:“儿正欲枕石漱流。”永叹息曰:“顾氏兴于此子。”既长,好学,以精力 称。外氏诸张多贤达有识鉴,从内弟率尤推重焉。

  起家扬州议曹从事史,兼太学博士。举秀才,尚书令沈约览其策而叹曰:“江 左以来,未有此作。”迁安成王国左常侍,兼廷尉正。太尉临川王闻其名,召掌书 记,仍侍西豊侯正德读。正德为巴西、梓潼郡,协除所部安都令。未至县,遭母忧。 服阕,出补西阳郡丞。还除北中郎行参军,复兼廷尉正。久之,出为庐陵郡丞,未 拜。会西豊侯正德为吴郡,除中军参军,领郡五官,迁轻车湘东王参军事,兼记室。 普通六年,正德受诏北讨,引为府录事参军,掌书记。

  军还,会有诏举士,湘东王表荐协曰:“臣闻贡玉之士,归之润山;论珠之人, 出于枯岸。是以刍荛之言,择于廊庙者也。臣府兼记室参军吴郡顾协,行称乡闾, 学兼文武,服膺道素,雅量邃远,安贫守静,奉公抗直,傍阙知己,志不自营,年 方六十,室无妻子。臣欲言于官人,申其屈滞,协必苦执贞退,立志难夺,可谓东 南之遗宝矣。伏惟陛下未明求衣,思贤如渴,爰发明诏,各举所知。臣识非许、郭, 虽无知人之鉴,若守固无言,惧贻蔽贤之咎。昔孔愉表韩绩之才,庾亮荐翟汤之德, 臣虽未齿二臣,协实无惭两士。”即召拜通直散骑侍郎,兼中书通事舍人。累迁步 兵校尉,守鸿胪卿,员外散骑常侍,卿、舍人并如故。大同八年,卒,时年七十三。 高祖悼惜之,手诏曰:“员外散骑常侍、鸿胪卿、兼中书通事舍人顾协,廉洁自居, 白首不衰,久在省闼,内外称善。奄然殒丧,恻怛之怀,不能已已。傍无近亲,弥 足哀者。大殓既毕,即送其丧柩还乡,并营冢椁,并皆资给,悉使周办。可赠散骑 常侍,令便举哀。谥曰温子。”

  协少清介有志操。初为廷尉正,冬服单薄,寺卿蔡法度谓人曰:“我愿解身上 襦与顾郎,恐顾郎难衣食者。”竟不敢以遗之。及为舍人,同官者皆润屋,协在省 十六载,器服饮食,不改于常。有门生始来事协,知其廉洁,不敢厚饷,止送钱二 千,协发怒,杖二十,因此事者绝于馈遗。自丁艰忧,遂终身布衣蔬食。少时将娉 舅息女,未成婚而协母亡,免丧后不复娶。至六十余,此女犹未他适,协义而迎之。 晚虽判合,卒无胤嗣。

  协博极群书,于文字及禽兽草木尤称精详。撰《异姓苑》五卷,《琐语》十卷, 并行于世。

  徐摛,字士秀,东海郯人也。祖凭道,宋海陵太守。父超之,天监初仕至员外 散骑常侍。摛幼而好学,及长,遍览经史。属文好为新变,不拘旧体。起家太学博 士,迁左卫司马。会晋安王纲出戍石头,高祖谓周舍曰:“为我求一人,文学俱长 兼有行者,欲令与晋安游处。”舍曰:“臣外弟徐摛,形质陋小,若不胜衣,而堪 此选。”高祖曰:“必有仲宣之才,亦不简其容貌。”以摛为侍读。后王出镇江州, 仍补云麾府记室参军,又转平西府中记室。王移镇京口,复随府转为安北中录事参 军,带郯令,以母忧去职。王为丹阳尹,起摛为秣陵令。普通四年,王出镇襄阳, 摛固求随府西上,迁晋安王谘议参军。大通初,王总戎北伐,以摛兼宁蛮府长史, 参赞戎政,教命军书,多自摛出。王入为皇太子,转家令,兼掌管记,寻带领直。

  摛文体既别,春坊尽学之,“宫体”之号,自斯而起。高祖闻之怒,召摛加让, 及见,应对明敏,辞义可观,高祖意释。因问《五经》大义,次问历代史及百家杂 说,末论释教。摛商较纵横,应答如响,高祖甚加叹异,更被亲狎,宠遇日隆。领 军硃异不说,谓所亲曰:“徐叟出入两宫,渐来逼我,须早为之所。”遂承间白高 祖曰:“摛年老,又爱泉石,意在一郡,以自怡养。”高祖谓摛欲之,乃召摛曰: “新安大好山水,任昉等并经为之,卿为我卧治此郡。”中大通三年,遂出为新安 太守。至郡,为治清静,教民礼义,劝课农桑,期月之中,风俗便改。秩满,还为 中庶子,加戎昭将军。

  是时临城公纳夫人王氏,即太宗妃之侄女也。晋宋已来,初婚三日,妇见舅姑, 众宾皆列观,引《春秋》义云“丁丑,夫人姜氏至。戊寅,公使大夫宗妇觌用币”。 戊寅,丁丑之明日,故礼官据此,皆云宜依旧贯。太宗以问摛,摛曰:“《仪礼》 云‘质明赞见妇于舅姑’。《杂记》又云‘妇见舅姑,兄弟姊妹皆立于堂下’。政 言妇是外宗,未审娴令,所以停坐三朝,观其七德。舅延外客,姑率内宾,堂下之 仪,以备盛礼。近代妇于舅姑,本有戚属,不相瞻看。夫人乃妃侄女,有异他姻, 觌见之仪,谓应可略。”太宗从其议。除太子左卫率。

  太清三年,侯景攻陷台城,时太宗居永福省,贼众奔入,举兵上殿,侍卫奔散, 莫有存者。摛独嶷然侍立不动,徐谓景曰:“侯公当以礼见,何得如此。”凶威遂 折。侯景乃拜,由是常惮摛。太宗嗣位,进授左卫将军,固辞不拜。太宗后被幽闭, 摛不获朝谒,因感气疾而卒,年七十八。长子陵,最知名。

  鲍泉,字润岳,东海人也。父机,湘东王谘议参军。泉博涉史传,兼有文笔。 少事元帝,早见擢任。及元帝承制,累迁至信州刺史。太清三年,元帝命泉征河东 王誉于湘州,泉至长沙,作连城以逼之,誉率众攻泉,泉据栅坚守,誉不能克。泉 因其弊出击之,誉大败,尽俘其众,遂围其城,久未能拔。世祖乃数泉罪,遣平南 将军王僧辩代泉为都督。僧辩至,泉愕然,顾左右曰:“得王竟陵助我经略,贼不 足平矣。”僧辩既入,乃背泉而坐,曰:“鲍郎有罪,令旨使我锁卿,卿勿以故意 见期。”因出令示泉,锁之床下。泉曰:“稽缓王师,甘罪是分,但恐后人更思鲍 泉之愦愦耳。”乃为启谢淹迟之罪。世祖寻复其任,令与僧辩等率舟师东逼邵陵王 于郢州。

  郢州平,元帝以长子方诸为刺史,泉为长史,行府州事。侯景密遣将宋子仙、 任约率精骑袭之。方诸与泉不恤军政,唯蒲酒自乐,贼骑至,百姓奔告,方诸与泉 方双陆,不信,曰:“徐文盛大军在东,贼何由得至?”既而传告者众,始令阖门。 贼纵火焚之,莫有抗者,贼骑遂入,城乃陷。执方诸及泉送之景所。后景攻王僧辩 于巴陵,不克,败还,乃杀泉于江夏,沉其尸于黄鹄矶。

  初,泉之为南讨都督也,其友人梦泉得罪于世祖,觉而告之。后未旬,果见囚 执。顷之,又梦泉著硃衣而行水上,又告泉曰:“君勿忧,寻得免矣。”因说其梦, 泉密记之,俄而复见任,皆如其梦。

  泉于《仪礼》尤明,撰《新仪》四十卷,行于世。

  陈吏部尚书姚察曰:阮孝绪常言,仲尼论四科,始乎德行,终乎文学。有行者 多尚质朴,有文者少蹈规矩,故卫、石靡余论可传,屈、贾无立德之誉。若夫宪章 游、夏,祖述回、骞,体兼文行,于裴几原见之矣。

上一章』『梁书章节目录』 『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梁书 列传卷三十译文

裴子野字几原,是河东闻喜人,晋朝太子左率裴康的第八代孙。兄裴黎,弟裴楷、裴绰,都有盛名,称为“四裴”。曾祖裴松之,是宋朝太中大夫。祖父裴驷,是南中郎外兵参军。父亲昭明,是通直散骑常…详情

相关赏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沈阳市第九中学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sy9z.cn/bookview/6907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